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分包商 >

线│石油精神在创新攻坚中聚光发热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分包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外国人给我们扣上了贫油国的帽子。但今天的中国,不仅有了很多大油田,而且还在不断发现新的大油田。比如,我们在新疆的玛湖地区,就发现了一个10亿吨级的大油田。这个发现,不仅登上了中国科技的最高殿堂,还把中国人的名字写入了世界油气勘探史。

  玛湖油田发现的背后凝结的是石油人20多年“四上玛湖”,为祖国找油的艰辛历程。1992年,玛湖的第一口探井打下去出油了,但接下来部署的3口井都没有出油。在之后的十年里,我们又向玛湖发起了两次进攻,每次都是信心满满地出发,但都是无功而返。

  2011年,我们向玛湖发起了第四次进攻。我们打下了一口叫玛13的探井,虽然出油了,但产量却极不稳定。一年之后,在认识突破和技术进步的双重作用下,玛131井胜利了!在历经了“三上三下”之后,我们终于打开了这座地下宝库的大门。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砾岩油田,实现了几代石油人为祖国再找大油田的夙愿。更为重要的是,在世界上的这个领域,中国人领先了。

  这是由中国石油参与研发、自主制造的,世界单门吊装能力最大的起重机一次吊装5000吨,吊装高度145米。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们知道一头成年非洲大象的平均体重是5吨,这就相当于,我们一次可以把1000头这样的大象吊装到50层楼那么高,而且操作误差不会超过1毫米。

  我所在的5000吨作业队基本上都是80、90后大学生。5年来,我们累计完成千吨级以上大型吊装13次,吊装重量32140吨,实现了万次运行“零失误”。围绕起重机的研发和应用,共获得国家专利19项、中国石油技术秘密2项、省部级工法1项。生活中,我是3个孩子的妈妈。两个小的是一对双胞胎,他们非常可爱。在外地工作,也有人说:王琦呀,给孩子最好的爱就是陪伴。网上不是有句话嘛,“我搬砖时就不能抱你,抱着你就没法去搬砖了”。

  伴随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凝聚几代起重人的经验智慧,从人拉肩扛,到机械化,再到智能化;从几百吨,到上千吨,再到5000吨,我想这是中国制造的发展,也是工程技术的进步!

  在我国川南地区地下几千米的地方,储存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但开采难度极大。页岩气储存在页岩中,页岩的形状就像每页纸一样,像一块严丝合缝的钢板,它的储存空间仅仅只有头发丝的六百分之一。

  2006年,我们在国内率先开展页岩气地质综合评价,历经三年的摸索,建立了本土化的评价方法。2010年,我们在四川威远打成了中国第一口页岩气直井评价井,发现了两套最有利的页岩气勘探开发层系,获得了工业气流,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

  从一片空白到商业开发,用了7年时间;建设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只用了3年时间。短短10余载,我们创造了页岩气勘探开发20余项全国第一,创新形成了“水平井组工厂化作业”等六大关键技术,形成了“地质工程一体化提高产量方法”等一批自主知识产权,实现了页岩气开采关键工艺和工具的国产化,发明了15项国家专利。

  到目前为止,川南页岩气累计产气超过140亿立方米,日产量突破2000万立方米大关,可保证4000万个家庭的日用气需求。

  人们常说冰火不相容,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可燃冰。可燃冰开采首先要攻克“一深一浅”世界级难题,“深”是我国南海海域深不可测,作业水深1300米;“浅”是可燃冰主要在泥线米的粉砂地层中,和豆腐一样软。可燃冰开采好比在“豆腐上打铁”、用“金刚钻绣花”,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大量泥砂涌进产气通道,造成失败。

  防砂排砂,这是地质科学界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这期间,我们先后做了510组防砂实验,168次排砂测验,最终形成了4套防排砂关键技术,其中很多技术都超出了石油工业的防砂极限。2017年5月18日,我们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进行的可燃冰试采获得成功。60天试采,产气时长、产气总量双双打破世界纪录,中国实现了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

  2018年春节,总书记在新春贺词中对试采成功给予高度赞誉,将我们的项目列为我国科技创新、重大工程建设成果,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就此专门发来贺电,并正式批准将可燃冰列为新矿种,成为我国第173个矿种。

  人生的选择无处不在。1989年我初中毕业,面对继续上高中,还是上技校的选择。上技校可以提早四年上班,和父亲一起供养我长年患病的母亲和患智障的哥哥。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选择,我选择了工作。

  1993年我工作满一年,厂里举办青工技术比武,我得了第三名。这是我工作以来的第一份荣誉,激动不已。后来,我也先后被抽调到公司首套重油催化、首套连续重整、300万吨重油催化等新装置筹建开车。无论在哪里,坚持学习技术成了我的习惯。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次选择,我选择了学技术。

  2003年,我担任重催装置班长。这些年,从我的班里走出去了7名班组长,10多人成为技师、高级技师、技能专家,20多人成为技术管理骨干。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三次选择,我选择了传承。

  2016年6月,我被甘肃省总工会推选为副主席,不论是调研走访,还是交流学习,不论是在大型国企,还是在小微企业,我总是从技术工人最关心、最实际的问题入手,当我的建议被采纳、被实施,我内心感到充实和幸福。

  上班之后,我犯了两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对我触动比较大。我感到,干活得细心,得注重这个细节,精益求精。

  其实工作中我有点爱偷懒,喜欢耍点“小聪明”,两个小时的活,我就想点啥主意,半小时内干完。有一回有个泵出毛病了,轴承箱里进东西了,要修这个设备就得把它肢解,一整就得一天。后来我就在淘宝上买了摄像头探头,又在早市买了一个抠下水道的“爪”,半小时就把东西抠出来了,公司还为我申请了专利。

  类似这样的小发明、小创造、小改小革,我搞了有十几项,解决了检维修过程中的70多项疑难问题。2018年荣获中国石油“一线创新成果三等奖”。

  我现在27岁,当上了工人技师、被评为中国石油“十大杰出青年”,戴上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但我心里十分清楚,这都是企业搭建平台,是师父手把手教我技术,教我做人,才有今天的我。我还是要以此为动力,发挥自己小改小革小创造的专长,把这些东西应用到生产实践当中,主要是为企业多做贡献。

  第一次听说共聚酯是在2002年,当时被国外公司垄断快20年了,普通化工原料价格起起伏伏,而它一直居高不下。突破专利封锁,必须得研究核心的催化剂技术。1000多个日夜我们在寂寞中坚守,2005年在中试装置上放大试验成功,同年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获得授权。

  科研要么“顶天”,要么“落地”,就是不能漂着走。我们共聚酯的专利成果也要“落地”,从2万吨到10万吨的装置,从三釜流程到五釜流程,既有生产规模的放大,又有工业流程的转化。当年我牵头编制了年产10万吨的生产工艺包,编写了12种技术标准。

  2018年,为了打开销路,我带队走访了华南市场,市场根本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我埋下头来收集市场信息,做好技术服务,挨家挨户拜访,市场终于向我们敞开了。

  2018年9月27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作为劳模代表,受到了前来公司考察的习总书记的亲切接见。总书记在随后发表的重要讲话中说:“我看到了一些新产品,达到了世界级,填补空白。自主创新方面做得很好。”

  早在10多年前,海洋勘探市场对我们来说还是一片空白。2016年,公司中标沙特红海S78项目,这是世界级的深海勘探难题。项目经理王连华带领团队辗转于10多个国家,奔走在大使馆、项目部和分包商之间。老船长徐红平设计了11条航线,争取到了最短的时间。队长张晓峰踏勘工区、联系社区、制订计划,一切都有条不紊。2016年7月28日,S78项目终于如期开工,最高日产突破了5000炮,被誉为中资企业“一带一路”上的经典工程。

  2002年以前,我们都是从西方公司进口软件,对采集数据进行计算分析。随着东方物探日益强大,西方公司感受到潜在的威胁,于是2002年下半年突然宣布:禁止向东方物探出售软件。

  面对这种卡脖子的行径,中国石油毅然决定,打造核心物探技术利器。经过19个月艰苦卓绝的技术攻关,东方物探正式宣布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GeoEast数据处理解释软件。从此,我们彻底结束了中国石油物探企业软件依赖进口的历史。就是靠着这套争气软件,我们把S78项目打造成了行业标杆。

  策划 李妍楠 杨碧泓 文字统筹 李妍楠 文字 李妍楠 杨碧泓 孙梦宇 朱钊 摄影 金添 张旭

本文链接:http://saltstudios.net/fenbaoshang/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