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分包商 >

揭秘谷歌“白领血汗工厂”:智能助手分包商团队日子真难熬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分包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帮助谷歌开发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Pygmalion团队,绝大多数成员都是临时工,他们多年来经常被迫无偿加班。

  临时工们称,谷歌将其员工分成两个级别,分别是可享受高薪和丰厚福利待遇的全职员工以及低薪、工作不稳定的临时工。

  谷歌虽然没有明确鼓励临时工无偿加班,但却为他们分配无法在正常时间内完成的工作量,以此迫使他们自主加班。

  根据美国联邦和各州法律规定,谷歌及其招聘承包商都可能面临拖欠工资和损害赔偿责任指控。

  图1:帮助谷歌开发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分包商不仅工资低,还要经常加班

  【编者按】谷歌并不直接雇用收集或创建其大部分技术所需数据的临时员工,无论是为其谷歌地图街景拍摄照片的司机,还是培训YouTube过滤器以捕捉违禁素材的内容版主,亦或是帮助谷歌开发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语言学家,因此这些人无法享受谷歌令人艳羡的薪酬和福利待遇。最近,为Google Assistant提供语言分析服务的团队Pygmalion被曝就像“白领血汗工厂”,其中的临时员工的日子十分难熬,不仅工作成果得不到认可和尊重,还经常被迫无偿加班。

  在今年5月份举行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在开幕时播放了美国流行摇滚乐队Lovin’ Spoonful的金曲,同时向与会者提问:“你们相信魔法吗?”在为期三天的活动中,谷歌高管在吹捧谷歌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诸多新功能,它的确让人觉得非常神奇。Google Assistant可以为你预订出租车,告诉你母亲所住区域的天气,甚至可以用26种语言对现场对话进行翻译。

  但对许多负责让这个智能助手发挥作用的谷歌员工来说,会议的口号“继续创造奇迹”掩盖了这样一个更平凡的现实:科技魔法依赖于由底薪分包商建立起来的大量数据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谷歌现任员工表示:“如果没有这些人类的努力,这场魔法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人工智能(AI)并不是真正的智能,而是需要人类在背后支持。”

  这位谷歌员工在Pygmalion团队工作,该团队负责生成使Google Assistant能够正常工作的语言数据集。尽管他直接受雇于谷歌,但他在Pygmalion团队的大多数同事都是分包临时工。据该团队的7名现任和前任成员表示,多年来,这些人经常被迫无偿加班。

  在这些员工中,有些人曾接受过媒体采访,因为他们认为在内部引发担忧的努力被忽视了。他们声称,这些无偿工作是创建Pygmalion团队的高管所塑造企业文化的一个症状。这位高管在接受内部调查后,于今年3月被谷歌解雇。

  但现任和前任员工也认为,谷歌的大量工作依赖于大约10万名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谷歌称之为TVCS),这才是罪魁祸首。谷歌并不直接雇用收集或创建其大部分技术所需数据的员工,无论是为谷歌地图(Google Maps)的街景(Street View)拍摄照片的司机,还是培训YouTube过滤器以捕捉违禁素材的内容版主,亦或是将库内容上传到谷歌图书(Google Books)的扫描人员。

  这些临时工们说,谷歌将员工分为两个级别,分别是高薪的全职员工和低薪、工作不稳定的临时工,后者是谷歌经常通过人事公司招募的。这两类员工之间的待遇截然不同,后者不仅面临“很多问题”,并且容易“受到剥削”。谷歌的一位现任员工说:“这就像是个白领血汗工厂。如果这种做法不违法,那肯定存在剥削。我不使用Google Assistant,因为我知道它是如何开发出来的,我不支持它。”

  对语言的研究是当前计算机技术领域进步的核心。几十年来,人们始终在努力学习计算机语言,无论是试图为录像机编程还是编写软件。不过,类似Google Assistant这样的技术却颠倒了这个方程式:计算机能听懂人类自然语言的各种变化。

  图2:Google Assistant的背后是一支与谷歌签约的语言学家大军

  举例来说,Pygmalion的一位前员工解释说,让Google Assistant在五分钟内设置计时器就是一项简单的任务。用户可以无限的方式表达这种请求,例如“设置5分钟的计时器”或“你能在5分钟内按响蜂鸣器吗?”Google Assistant必须能够将口头请求转换为文本,然后解释用户的意图,以产生所需的结果,所有这些实际上都是在瞬间完成的。

  使之成为可能的技术是机器学习的一种形式。要使机器学习模型“理解”一种语言,它需要大量的文本训练,语言学家对这些文本进行了注释,以便教给其人类语言的构建块,从词性到句法关系等。

  Pygmalion团队诞生于2014年,它是谷歌长期高管林恩哈(Linne Ha)的创意,目的是创建谷歌神经网络学习数十种语言所需的语言数据集。《连线年发表的一篇关于Pygmalion“庞大博士语言学家团队”的文章,介绍了创建这种“手工”数据所需的“艰苦”努力。

  查阅相关文件和对谷歌员工的采访显示,该公司从一开始就计划建立一个只有少数全职员工加入的团队,同时将绝大多数注释工作外包给世界各地的“分包语言学家大军”。

  多年来,谷歌对Pygmalion团队手标数据的兴趣和团队规模始终在增长。如今,这个团队包括40至50名全职谷歌员工和约200名临时员工,这些临时员工是谷歌通过全球人力资源公司Adecco在内的机构雇佣的。合同工包括负责注释的协理语言学家,以及监督他们工作的项目经理。

  所有的合同工都至少拥有语言学学士学位,其中许多人拥有硕士学位甚至博士学位。除了注释数据外,临时工作人员还为Google Assistant、复杂的技术工作编写“语法”,这些工作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并且涉及谷歌的代码库。他们的工作可与美国大学校园的兼职教授相提并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拥有高超的技能,从事对公司使命至关重要的工作,但却无法获得终身职位所带来的好处和保障。

  Pygmalion的一位前项目经理说:“想象一下,从事博士水平的研究,把世界上的知识推进到数据注释类型的工作中。在那里,你整天做的只是注释数据;这非常容易。每个人都试图证明自己,因为每个人都想要为谷歌工作。作为TVCS,同事之间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许多现任和前任员工说,这种动态为临时工被迫进行无偿工作提供了巨大压力,管理者利用这一优势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批准合同工加班,但同时又为他们分配了无法在正常时间完成的工作量。

  一位谷歌员工说:“完成任务的压力非常大。在这种混杂的信息流中,我认为很多人不得不主动加班,而且考虑到压力水平,我认为他们加班的频率和强度都相当高。”

  这位谷歌员工将这种整体效果描述为“煤气照明”,并回忆起从管理层那里收到的信息,比如“如果TVCS想要更多地工作,那就让他们更多地工作”。接受采访的7名现任和前任雇员都表示,他们要么亲身经历过,要么亲眼目睹过合同工无偿加班的场景。

  另一位现任谷歌员工说:“据我所知,没有人说过需要TVCS在上班时间之外工作,但这样做是他们完成预期工作的唯一途径。如果有人对此提出担忧,他们就会受到公开嘲笑和轻视。”

  一位前语言学家说:“即使工作40个小时也没有得到尊重。我们被告知,我们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40个小时,但我们从来没有被告知不能工作40个小时以上。他们分配的工作通常需要8个小时以上才能完成。每周你都要填写一份时间表。有人的确提交了加班费,但他们受到了批评。没有处罚,但明确要求不要加班。”

  谷歌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公司的政策是,即使加班没有得到事先批准,临时工也必须获得所有工时的报酬。长期担任劳工和就业律师的贝丝罗斯(Beth Ross)说:“夜以继日地工作是工资盗窃的典型表现。”罗斯说,根据联邦和州法律,谷歌和Adecco都可能面临拖欠工资和损害赔偿的责任。

  这位语言学家只是几个人中的一个,他们说自己在谷歌工作是希望最终能转为全职员工。Pygmalion的几名成员以前也都是合同工,包括目前的团队负责人,当团队创始人林恩哈转到另一个项目时,他接管了团队。

  一位现任谷歌员工说:“人们(无偿加班)是因为他们有机会成为全职员工,这是违反公司政策的。”另一个人表示:“人们渴望成为谷歌的全职员工,这是一种特殊的杠杆效应。”

  一名现任合同工称:“当我被录用时,我被非常明确地告知,没有转为全职员工的可能。这不是临时雇用然后可以转正的职位,没有这种可能。但这个团队的现实情况很明显是有转正可能的。特定比例的协理语言学家将可以担任项目经理,而某些项目经理可以转为全职。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挥舞着那根胡萝卜。”

  一位在Pygmalion担任临时工后成功转为全职工作的谷歌员工表示,有时交易甚至是明摆着的。他们回顾说,2017年4月,林恩哈出席了在伦敦举行的Pygmalion外包项目经理会议,并解释说:“这个职位是为转正而设计的,我们应该积极主动地要求展开更多工作,以实现这一目标。”

  谷歌发言人对此表示,公司的政策是不承诺雇佣或帮助临时工转正,管理临时工的谷歌员工必须接受有关这一政策和其他与TVCS相关政策的强制性培训。

  谷歌员工和合同工在薪资和福利待遇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谷歌母公司Alphabet最近报告的薪资中位数为246804美元,员工享受免费餐饮、现场瑜伽课、免费按摩等令人艳羡的福利。在谷歌员工和合同工待遇差距越来越大的背景下,谷歌最近宣布提高美国合同工的待遇,包括至少8天带薪病假、“全面”医疗保险,以及到2020年每小时至少15美元的最低工资。

  Pygmalion团队的合同工薪资远高于新的最低标准,协理语言学家的时薪通常为25美元,项目经理的时薪则可达到35美元。但合同工们抱怨称,福利不达标,且存在其他侮辱行为。

  一位前项目经理将Adecco的福利计划描述为“我拥有过的最糟糕的健康保险”。一名目前年收入低于6万美元的合同工表示,他们每月为一项免赔额为6000美元的个人保险计划支付180美元保费。据查阅的文件显示,对于家庭来说,免赔额为1.2万美元。谷歌拒绝就Adecco的薪酬和福利置评。

  文件显示,谷歌员工的收入要高得多,而那些参加个人健康保险计划的人缴款在0美元至53美元之间,免赔金额(1350美元)也要低得多。有家庭的谷歌员工每两周支付199美元的保费,免赔额为2700美元。

  其他人则抱怨缺乏信任和尊重。2018年,谷歌取消了Pygmalion团队承包商的一项福利,即乘坐谷歌配备WiFi的通勤巴士上班,这让那些每天要花三至四个小时前往公司山景城园区、不能再将通勤时间计入轮班的人感到沮丧。谷歌表示,它致力于确保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不会因为安全原因而过于广泛地获取敏感的内部信息。

  一位前语言学家谈到在这种条件下无偿加班时质问道:“谷歌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在你的简历中加入谷歌对你的职业生涯非常重要。后来,我发现自己不能在简历上说‘曾在谷歌工作过’,只能说‘受雇于Adecco而为谷歌工作’。”

  谷歌和阿德科公司最近都对Pygmalion团队的无偿加班投诉展开了调查。谷歌负责人事运营的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在声明中表示:“我们的政策很明确,所有临时员工都必须获得加班报酬。如果我们发现有人拿不到适当的报酬,我们会确保他们得到适当的补偿,并对任何违反这一政策的谷歌员工采取行动。”

  谷歌发言人表示,目前的调查是在2019年2月收到一份可能违反政策的报告后启动的。该公司将提供适当的赔偿,如果有需要,还将采取行动,直至包括开除违反相关政策的人员。这位发言人还承认,2017年有人向人力资源部门提出了对无偿加班的担忧,但她表示,该公司当时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任何此类案件。

  Adecco的发言人玛丽贝思瓦迪尔(Mary Beth Waddill)表示:“我们致力于确保所有员工在所有工作时间都得到补偿。我们的长期政策是,每个员工都必须准确报告时间,即使时间不是预先批准的,他们应该感到自己的经理鼓励他们这样做。如果我们了解到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将与谷歌合作采取适当的行动。”

  5月17日,Adecco公司向现任和前任Pygmalion临时雇员发送了电子邮件。接收人被问及是否报告了他们所有的工作时间,如果没有,则估计他们无偿工作了多少小时。这些电子邮件要求在5月20日之前得到回复,不过谷歌的一位女发言人本周表示,截止日期已经延长。

  谷歌一名员工的反应是:“他们要求人们周末上班,以完成未付账单的超负荷工作。谷歌似乎用此来阻止人们做出回应。”

  事实上,一位几个月前离开谷歌的前合同工表示,他们收到了这封电子邮件,但没有回复。他们说:“在我离开后,我没有保存自己工作时间的记录。即使现在要报告加班时间,我怎么能做到呢?”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本文链接:http://saltstudios.net/fenbaoshang/529.html